澳博娱乐

电 话:86-571-64699848

传 真:86-571-64699228

地 址:杭州市桐庐县方埠工业园精诚路226号

E-mail:services@china-lw.com
      chwg2001@163.com

企业新闻

泉州:急救车有时很“难过” 变道和逆向是迫不得已 - 城事要闻

当前时间:2018-01-19http://qz.fjsen.com/images/attachement/jpg/site146/20180119/2016d81ed9eb1bcbb29253.jpg/enpproperty-->

为生命让道 让急救车不再“难过”

救护人员接警后紧急出动(林劲峰 摄)

希望急救车每次都能这样畅通无阻(林劲峰 摄)

1月20日,是120急救宣传日。一通通急救电话,连接着时空的两头,这头是医护人员焦心的询问,那头是患者对于生命的呼唤;一辆辆穿越拥堵马路的120急救车,在车水马龙中划出一道描绘着生与希望的彩虹。

在交通拥堵路段,当生命的警笛拉响,数百辆车仿佛商量好一样,次第避让,这样的场景相信许多人都会为之动容。急救车一旦上路,就关系着某个患者的生命安全,早一分钟与晚一分钟的结果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差别。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赋予了急救车“在执行紧急任务时,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”等道路优先使用权。现实生活中,泉州的急救车是否可以畅通无阻?市民是否都有主动避让意识?记者对此展开调查。

□本报记者 苏凯芳

现状

急救车有时很“难过”

急救车司机:变道和逆向是迫不得已

1月9日16时27分,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泉州市急救指挥中心的平静,县后街一名市民报警称家中有人昏厥需要派车。接到任务的驾驶员曾师傅,与担架员、医生、护士等3人迅速跑出值班室坐上急救车,记者一同随车体验采访。不到1分钟,警笛响起,车辆迅速驶离中心大院。

行驶过程中,曾师傅不停打着双闪或是鸣笛示意前车避让。记者留意到,绝大多数机动车车主听到警笛声,都能够主动避让。但一些闯入机动车道的电动车却缺乏让行意识,甚至还在急救车附近慢悠悠地行驶。

曾师傅告诉记者,为了尽快赶到患者的位置,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,他会变道以提高行驶速度。如果一直等待前车避让,耽误的时间可能更多。路口遇到红灯,如果条件允许,曾师傅就直接通过。

16时32分,当车行驶至美食街时,曾师傅收到了指挥中心取消任务的指令。曾师傅说:“这种情况通常是因为患者家属选择自己送去医院,这也意味着出车任务结束了。”此时,曾师傅关掉警笛,与正常车辆一样,按道行驶。“虽然没有接成病人,但每一次接到任务指令我们都必须认真对待,尽可能快速赶到现场。”

曾师傅说,他曾遇到过私家车集体让道的情况。2017年年初,市区坪山高架桥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。当时整个桥上停满了车辆,“急救车警笛一路响着,前方的车辆都很自觉地向两侧靠,为我们腾出了一条救援通道。还有些热心司机更是下车提醒前车避让。”回忆起此事,曾师傅仍然感动不已。

今年40多岁的许师傅,是急救中心资深老司机,在驾驶岗位上工作了20年,早已经习惯了风雨无阻的救援之路。面对纷繁复杂的道路状况,许师傅深有感触,“接送病人要分秒必争,不断变换车道,闯红灯、逆向行驶,都是迫不得已。我们都要确保安全才会这么做。”

“刚开始开急救车的时候,泉州的车还没有那么多,即使是上下班高峰,通行也比较顺畅。近几年来,车越来越多,路也越来越堵了。以往5分钟就能到的地方,现在可能要花10分钟,甚至更久。”许师傅说,遇到堵车或被堵在灯控路口,一分钟对他们来说都漫长无比。每一次出车,都可能会碰到不愿避让的车辆。有时候,许师傅甚至要降下车窗告知有重病号,对方才会挪动车身。

社会车辆:能让的情况下肯定让

其实,社会车辆主动为急救车让道的现象在泉州并不鲜见。今年1月8日晚上,仕公岭路段一名伤员需要急救。急救车行驶到湖美酒店位置的灯控路口时,一辆公交车挡住了去路。正当驾驶员发愁的时候,公交车慢慢向右前方行驶了五六米,刚好让急救车通过。事后,记者联系上了该名公交驾驶员杨师傅。回忆起当时的一幕,杨师傅说:“急救车上路,那是事关人命。为它让道义不容辞,最怕遇到那种想让但没地方让的情况。”

在是否让路这个问题上,私家车主陈先生认为很多时候是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,“我也想让,但也要有地方给我让。现在有些非机动车都闯进了机动车道,占用了道路资源,关键时刻根本就没有空间可以让行。”

母亲突发脑卒中必须马上送医但却遭遇堵车,回忆起一个多月前的事,市民王女士仍然心有余悸。母亲病发时,她立即拨通了120急救电话。因为家在老城区,巷道十分狭窄。医护人员变成临时交通疏导员,不断指引周围车辆让行,车子才得以开到家门口。送医途中,又刚好是下班高峰期,在九一街灯控位置,急救车被卡在了车流当中。“当时感觉度秒如年。新闻曾报道过,因为堵车加之其他车辆没有让行,最终导致急救车上的患者死在了送医途中。当时很担心这样的情况发生在我们身上。早一点到达医院,就意味着有生的希望。”幸运的是,在交警的疏导下,急救车很快驶离了拥堵路段。王女士的母亲得到了及时救治。通过自己的遭遇,王女士呼吁大家能够为执行任务的急救车辆让行,为生命开辟出一条“绿色通道”。

分析

不让道的症结何在?

集体让行意识不高

据泉州市急救指挥中心主任洪建芳介绍,2017年泉州中心城区急救报警出车数为17032趟次,平均日出车量为46.7趟次,报警出车趟次比2016年有了明显提高。洪建芳分析,一方面市民的急救意识不断提高,另一方面中心城区急救网络建设日趋完善,可以最快的时间,安排就近车辆前往救治病人,保证患者第一时间送医。

洪建芳坦言,市民急救意识提高了,但避让救护车、消防车等应急车辆的集体意识依旧有待提高。“主要是对避让问题的认识不够深刻,没有意识到时间对于救护车和消防车的意义。宣传交通法规时,没有将避让救护车和消防车作为重点,法律法规执行力度不够。市民也缺乏相应的知识或经验,有时不合理避让甚至引发新的拥堵。”洪建芳表示,给救护车、消防车让路不仅是遵守法律的行为,还是市民整体素质、社会文明程度的体现。

市民担心违法不肯让

面对记者的采访,大部分车主表示,“能让的情况下肯定会让”,但现实情况却不尽如此,因为车主有自己的担心。市急救指挥中心车管科负责人说,有时候急救车被挡住,驾驶员也尝试着与车主交涉,请他们让路。但对方担心闯红灯就是不肯让。“即使我们跟对方承诺,如果被拍到闯红灯,我们愿意提交相关车载视频,到交警部门为其证明,保证不让他受处罚,但对方依旧不为所动。”

泉州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,因避让急救车导致违法,每年到交警部门申请复议的有20余例。大部分司机不敢为了让行而闯红灯,只因取证太难。在没有监控的路段,需要车主有意识地留下证据,比如用手机即时拍下避让急救车的视频,标明时间、地点等信息。同时在紧急情况下,还要保证闯红灯时车辆的安全。很多司机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一系列动作,所以干脆不去冒这个险。

支招

避让导致违法可撤销

到底应该怎样让行?

根据《道路安全法》第五十三条规定:警车、消防车、救护车、工程救险车执行紧急任务时,可以使用警报器、标志灯具;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不受行驶路线、行驶方向、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,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。

泉州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,有证据证明是救助紧急情况的闯红灯都可以申请复议消除。市民可带着行驶证及相关证据材料,到违法行为发生的录入单位申请复议。

此前,有一名驾驶员因避让救护车后违法前来申请复议消除,但他没有直接的证据材料,只有一张违法照片。民警仔细甄别照片时发现,该车后面跟着的一辆面包车的挡风玻璃上,有急救车警示灯的蓝色反射光。根据这一信息,民警撤销了对该驾驶员的处罚。

“处罚不是目的,关键是希望市民可以不断提高意识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市民不必担忧避让急救车引起的违法行为。只要具备相关真实有效的证据,经交警部门确认,一般都会消除违法信息并撤销处罚。

提前避让才最有效

救护车司机曾师傅告诉记者,遇到密集车流时,绝大部分司机都是在急救车到跟前时才靠边避让,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“拉拉链情景”,即急救车所到之处拉链才拉开。“车到跟前避让的空间就非常小了,而且避让有个过程,这就耽误了急救车的通行时间。需要大家听到警报声,提前几十米或者上百米避让,才能为病人争取到更多时间。”

曾师傅向记者演示了三种避让情况。最常见的是车辆各自向两边靠,让出中间位置给救护车;第二种是当车辆的确没有空间可避让时,最两侧的车辆可以爬上马路沿,以给急救车腾出通行空间,这种方式在欧美国家经常上演;第三种情况是自己的车与前车保持一段较长的距离,留出一个空间来,供旁边的救护车穿行至车少的车道。

全方位提高避让意识

泉州华侨大学通识教育学院副教授肖北婴认为,避让救护车、斑马线礼让行人、不占用高速公路应急车道等,都是当下还需大力呼唤的“汽车文明”。“近年来,在舆论引导下,避让急救车已渐渐成为社会共识。如何让这种避让行为深入人心,这需要持续不断地教育引导。”

肖北婴表示,整个社会层面都要有相关的意识,学校要加强教育引导,驾校增加学习礼让的内容,新闻舆论引导也至关重要。除此之外,要不断完善相关交通法规的管理细则,提高“不避让救护车”的违法成本。同时,交警部门加大处罚力度,对于有条件而不避让、故意阻挡等行为,给予相应处罚。此外,还应优化道路设计,建立智能交通系统,强化交通管控措施,不断提高道路通行能力,尽量减少城市交通拥堵。执勤交警遇有应当让行救护车的情形时,应当加强现场指挥和疏导,确保急救车辆优先通行。

他山之石

在德国考驾照,第一关就是要学会通过鸣笛声音传来的方向避让救护车,并认识避让救护车的特定通道。救护车在德国享有特殊路权,一旦鸣响警笛,道路上其他车辆必须避让。早在1982年,德国就成为全球首个“给救护车让道”立法的国家,如果因不让道影响严重,将承担高额罚款乃至被检察机关调查。

在新加坡,不给救护车让道的司机将面临160新元(1新元约合5元人民币)的罚款;如果被告上法庭,初犯将被罚款最高1000新元或监禁3个月,屡犯者将被罚款最高2000新元或监禁6个月。

救护车在澳门由消防局负责,有最高优先权,可以快过警车。私家车司机如不避让,可因不作为帮助被判入狱1年。

2014年5月,深圳市交警部门率先探索,协同急救中心建立了“无忧避让”制度,开展了对不依法避让执行紧急任务救护车违法行为的整治行动,同时对因避让而违法的车辆采取免罚制度。制度实施以后,深圳社会车辆对执勤救护车主动避让率明显提升。